🐷祖祖❗

【火🔥】一辆小破车。

激情答应一个傻子的。 @海狗 妈的夸我速度!(…)

牛排x红酒。
有点欺负红酒。
不会开车orz新手上路。

(重点)慎入!!!(重点)

链接走评论。

「枪火组」蝴蝶吻。

b-52鸡尾酒最近在心里藏了一件事——他好像喜欢上了自己的学长。

如果在不小心撞到人家后,看着那人平日面无表情的脸上少见的蹙起眉梢、同时眼神茫然看向他时,自己心口处那种酥麻的、叫不上名字的奇异感情能够称得上是喜欢的话。

可若是一见钟情,以他们当时的场面来看着实不是什么美妙的初遇,好在当时他没跟着不明所以的布朗尼一起愣在原地使场面愈加尴尬,但也只不过是慌慌张张的把被自己撞得散落一地的资料捡起来递给仍一言不发的布朗尼便稍显狼狈的落荒而逃。跑走前他无意间瞟到在那叠资料上显得格格不入的一本练习册,左上角小巧的标签上写着三个清秀的字。

“布朗尼…?”那大概就是他的名字了。鸡尾酒不合时宜的这样想着。

当你有意留心一个人的时候,他总会有意无意的出现在你的世界。

不记得自己是从哪儿听到的这句话了,他向来不在意这些无谓的事物,但此时这句话却意外的一语成谶。

至少以前鸡尾酒从来不知道,自己和这位看起来过于冷淡的学长在平日里竟然会有这么多次的遇见。课间不过是去找老师问询题目,推开门时都能正对上他平静而无感情的眼眸,更别说偌大操场上数次的擦肩而过、铃声响起时步履匆匆蹭过他身侧。布朗尼看起来更像是喜欢独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他独自一人闯进鸡尾酒的视线后又不带眷恋的离开,像是与他无关一般的毫无自知之明。像是过境微风,轻描淡写而又不留痕迹。

如果相遇是偶然,那么相识便是刻意。

鸡尾酒无意中从社团的学姐那儿得知布朗尼在校运会上担任了巡逻自愿者工作后第一次主动找到班主任提出申请,平日怎么样都好对他根本无所谓的事情一瞬间变了味、于他而言潜意识里已经将这个旁人不愿承担的苦差事当做了一个需要把握的机会。老师自然乐得有人主动申请,于是在他如愿以偿的同时还收到了来自班主任的口头嘉奖一份。但比起老师的夸赞,各班选出的自愿者被召集起开会的时候那人熟悉的身影和视线相对时眼神些微的波动更让他感到没来由的欣喜——尽管他知道学长对自己的印象大概仅仅停留在“撞到了自己的冒失后辈”上。

不知是不是天意,二人好像理所当然一般的被分到了同一个组里。而身为这个小组里唯一的学长,布朗尼独自一人走在前方避开了明显更为亲近的后辈们的话题,以致鸡尾酒能更好的注视他的背影。他身材纤细却不嫌瘦削,明明和众人一样一身毫无形状的普通校服,在他身上却被硬生生的穿出了几分精致服帖的味道。鸡尾酒悄悄地靠近了他一些,从后上方他的视角正好能看到学长低头时露出了的后颈一小截细腻肌肤,微深的肤色不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还显得那人脖颈愈发纤细。

“想摸摸看…想、想亲吻…”这个念头一刚冒出头就把鸡尾酒自己吓了一跳,连忙摆头将它从脑海驱逐。甚至因为懊恼于这种对学长不敬的想法面上微微赧然,像是做了亏心事的孩子一样瑟缩起脖颈,默默的又退开距离。

但他真正的跟布朗尼搭上话还要感谢同组一个胖姑娘嫌弃一时无事可干提议去书吧买点面包饮料,还获得了其他几人的赞同。本想反对的布朗尼拗不过众意,却也不去参与一旁聚会一般的聊天嬉笑,独自拖了张椅子在一旁往随身携带的夹板上写写画画。鸡尾酒悄悄凑过去看了看,白纸上写着自己看不太懂的公式。他抿抿唇,脑内一阵纠结后才有些生涩的开口。
"学长…那个,这儿能坐吗?"

他成功的换来了布朗尼一个诧异的目光。

"你…不跟他们一起?""
布朗尼的语气中夹带着几分疑惑,但仍旧是附身帮这位莫名凑上前的学弟拖出一张椅子示意他请坐。顶着他疑惑的视线,鸡尾酒有些头皮发麻的坐下,末了还不忘安慰自己一句"总算是搭上话了。"他有一茬没一茬的搭着话,却一边惶惶着这样是否会给学长留下不好的映像。幸运的是他发现布朗尼其实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冰冷而距人千里之外,反而在找到微妙的共同话题之后意外的好相处。

真可爱。

鸡尾酒其实不是一个喜欢藏着话的人。但奈何他平日不怎么与人交往,虽然在班上也不是没用所谓的朋友,但仔细想想这种情况下能够让他放心倾诉的好友竟然是一个都没有。这个“秘密”也被深深藏在了心底。

毫无追人、更别说是追求一个男生经验的他即使生涩的有意靠近,和学长的关系也仅仅停留在见面微笑的点头之交。时间仍旧不温不火的流逝,但鸡尾酒却着实有些开始着急了——要不了多久布朗尼身为高三学生就将迎来高考以及毕业,这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可随着大考将近二人能够“偶遇”的时间却是越来越少。事关学长的前途与未来,他自然是万万不敢去打扰的,突兀的表白更是想都不敢想,就也只好独自一人干着急。

而且布朗尼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在看向他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古怪的意味。他不习惯于用表情和肢体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情感,所以很多时候鸡尾酒都是凭借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去揣测他的想法。

所以在放学后当收到布朗尼叫他过去的简讯时鸡尾酒没来由的惶恐了一瞬,尽管有些不明所以但仍旧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高三教学楼那扇熟悉的门前。轻轻推开门,老旧的转轴发出刺耳的咯吱声,他探头进去,布朗尼独自一人坐在显得空旷的教室里埋头在写着什么。听闻声响,那人手上动作一顿,随即停笔抬起头来少有的勾起了唇角。

这个气氛不对。

鸡尾酒一时间竟然生出了想要逃离的念头,奈何他已经被发现,也不好这个时候再去收回迈进了大门的腿。只好硬着头皮走到那人书桌前,像是犯了错前去道歉的小孩一样低垂着头不敢直视布朗尼的眼睛。好在那人也不恼,合好笔盖默默的抬起头来注视着他略显杂乱的发顶兀自开口。

“快要高考了。”
像是在暗示着什么。鸡尾酒不敢想多,只是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算作答复。
“这可不像平时的你。…你喜欢我?”

若前半句不过是若有若无的提起,清风拂过水塘一般、那么后半句便是向水池中砸进巨石,掀起阵阵波澜。偏偏那人语气平淡得像是在阐述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如果鸡尾酒现在抬起头来就能看到语调平静的学长在耳根蔓延开来的粉红。鸡尾酒心中一颤,眼神慌乱的后退两步,憋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潜意识却又不想让自己逃离,只好深深的埋下头去。等不及让他反驳,桌椅被推动作响,布朗尼绕开课桌站到鸡尾酒的面前,似乎是轻声笑了笑。
脸被抬起,布朗尼声音淡淡的命令他闭眼。现在他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学长身上清爽的气味渐渐逼近,他似乎踮起了脚,手掌在他肩上略微施力。他没来得及想清楚目前的状况,脆弱的眼睑处就被印上了一个温热而湿润的吻。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可能因为显卡过热而暂时性的死机了,面上一片通红四肢也瞬间绷紧僵在原地不敢动弹。直到布朗尼退开几步将书包甩到肩上飞快的离开了氛围尴尬的教室、甚至凌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后他才试探性的睁开了眼。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跑走的学长落在自己眼前的桌子被清理得整整齐齐,唯独一张纸片被孤零零的落在课桌的正中央。

他拾起。素白的纸上不过寥寥数字。

「我在大学等你。」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看似全程淡定的布朗尼跑出教室后用力的将自己的脸埋进掌心,露出的耳根早已染成可口的粉红色。
"真是的………长那么高干什么……"

——
群里瞎逼逼的脑洞。…超级可爱了。
没能写出这个梗万分之一的可爱。orz
年下以及身高操作(大概有夸大。)原自官方人设。

请他们去结婚、!!!

巧克力咖啡大概无差。同居设定。
咖啡店名义上是由提拉米苏和咖啡两个人合伙经营。(不是红茶的故事里提到的撒旦咖啡店,走私设(。)
跟着群里大佬打tag宣群(。
文笔欠佳,ooc属于我。提前致歉。

"我觉得他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
提拉米苏小姐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可可坐到明显面色欠佳的友人对面,略显无奈的探手从面前好友手中拯救下被把玩着对艳红玫瑰,用行动对其肆意揉捻摧残自己店内点缀的行为表达出几分不满。

不过说来倒是有趣,谁会想到这无时无刻不在沾花捻草的大少爷会为了感情上的事情而暗自苦恼?想到这她又不禁轻笑出声,当然也不出意外的接受到了对面巧克力稍显怨念的眼神。

"对我的笑话就到这儿吧,亲爱的。听我说,我甚至敢断言他一定是在追求牛奶小姐,今天早上出门去和她见面前还刻意的好好打扮了一番。"他顿了顿,转小声嘟囔道"到了我约他出门就总是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
提拉米苏略向前倾斜着身体展现出倾听的模样,被淡妆修饰的面颊上形状优雅的眉不自觉的微微蹙起。而素日行成的习惯与性格使她轻抿唇瓣,等到友人一连串的话语脱口而出后停下来所造成了片刻的空洞才缓缓开口。
"先不说那些…你有跟他表白过吗?"
"…我每天都有在他出门前拽着他叫宝贝并说我爱你。"

好吧,这大概与他平时对待女性的礼仪相比就差没有明目张胆的索吻了。提拉米苏默默的将交叠在膝上的双手移到桌面上支起,拇指指尖小幅度的摩挲着自己的下颚处。看起来这大概就是问题所在,在咖啡看来巧克力对谁都是这种样子,所以对其自认情深的告白也不过笑笑并不以为意…这样一来说到底还是这个看上去太过于中央空调的人的错。但若是要她说咖啡对于巧克力的追求这个事实毫无察觉实在是不可能。那个精明的男人只不过在玩看破不说破的俗套把戏…不过这倒是说明咖啡对巧克力也不是毫无感觉,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会陪着别人玩这种暧昧不清的游戏。
搁置一旁的手机突兀传出一声不合时宜的消息提示音,提拉米苏的俏脸上瞬间流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在巧克力表示出自己并不在意之后打开手机屏幕飞快的瞟上了一眼,随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讶异之事微微抿唇,似乎还勾起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

"那你打算怎么做?如果他真的和牛奶在一起了,你打算怎么做?"她放下手机,咬着字眼开口打破稍显凝固的空气,心中略有不安的暗自向被用来挑起话题的牛奶以及红茶表达了一番歉意。巧克力愣了愣,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压低着声音吃吃的笑了起来。
"我打算怎么做?笨、蛋。难道给你上演一出现实生活里的言情大戏?"他笑着眨眼,习惯性的抛出wink。"抢人什么的剧情小说里出现就好了。…嗯…不过我倒是很乐意去多了解了解那个叫牛奶的姑娘。"
毕竟是他喜欢上的人。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会给上一个祝福后就狼狈的落荒而逃到别的地方去?"
提拉米苏讶异的抬起头,虽然面前友人语气轻佻上扬带着玩笑的意味,但她总觉得好像下一秒钟就会变得一语成谶一般的、这个人将会从视线中消失。
巧克力像是看出了提拉米苏眼底些微的不解——尽管她并没问出口。但他仍旧是好像看懂了一般抿起唇端杯,让温热的可可流入唇齿之间。随后用释然的语气缓缓开口。
"Because I love him."

"你打算去哪呢,大少爷?"
巧克力被身后传来的、低喑性感的男声惊得回头,咖啡上身那件白色衬衫领口随意的敞开两颗纽扣的距离,深色西服外套安静服帖的躺在臂弯处。他匿在金边眼镜后的双眼中流露出几丝玩味,慵懒的眼神中夹杂不可查的锐利,像是在盯视猎物一般的紧张。
"不、我只是……呃你什么时候到的!"
"大概是刚才某人深情告白之前?"
巧克力保持着上半身向侧后方扭去的姿势回头,看见向来温柔体贴的提拉米苏难得俏皮的冲他眨眼,随后又像是略觉不妥的吐吐舌头表示歉意。
倒是一旁的咖啡眉梢上挑,好整以暇的投下目光。而他似乎是被面前这人与平日截然不同的慌乱模样逗笑了,嘴角若有若无的勾出弧度。

"…走吧,回家。"

九曲青丝语音整理。

「图鉴」
我是绝情谷内弟子,九曲青丝。以网为阵,擅长束缚之术。凡擅闯谷内之人,绝不轻饶。

「界面触碰」
我平日以花瓣果腹,以泉水止渴,以石室为家,以山林为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皆如此修行,不敢有丝毫松懈。

禁酒是绝情谷祖训,任何人不得有违。“美酒”二字也只在书中见过,从不知是甚么模样,也没必要知道。

我们谷中弟子所习武功近乎禅门,讲究心若止水,必须不动声色,摒绝情念。

你怎喝醉成这样?若此刻我是敌人,你可就危险了。

发丝乱了吗?……我自己会理好。

网上的细小磁石可吸附敌人暗器,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不许乱碰!你的举止太过轻浮。

人前绝对不允许衣衫不整,有一丝褶皱不平都不行。

你......做甚么。

你如此动手动脚,是想我将你缚住才好。

「设为队长」
如此重任,不可选我来承担。

「设为队员」
平日都是与其他人一同修炼,早已习惯人多的地方。

「技能」
我已布下罗网。

「移动」
不需走太远。

「绝杀」
你逃不出我的束缚。

「重伤」
……技不……如人

「获胜」
胜负已定,赢得天衣无缝。

「失败」
武功不精,败于人手。(一声叹气。)无话可说。

「探索」
我此前从未涉足外界,该往何去。

「战利品」
这是何物?有用就收下吧。

「灵犀领悟」
修行进阶是好事。

「融合」
功力精进了……但不可因此松懈。

「花开」
终于达到更高的境界。

「寻梦」
又是一位不速之客。

——

携连技。
天网无情——曦月刀。
密网恢恢——孤剑。
青衫冷颜——龙骨寒星。

——

帮名朋上面一个朋友c九曲做的汇总。触碰语音那里…是我像个傻子一样不停的点屏幕点半天整理的…。…hum…可能不齐…?欢迎补充。
重伤和死亡的语音实在是没听清。

可以说非常开心了qqqq
自己死活没肝过可能是自己比较的…傻了吧唧的。
谢谢 @大野豌豆 …终于拿到曦月小哥哥了q。

“…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叫我金铃儿。”
“有什么关系,这个称呼不是很可爱吗?反正一路上都这么叫过来了。”

这种爱称一般的叫法…还有原本因为受伤变得很虚的语气在金铃儿出现后就又突然健气起来了…???隔两句就有的小波浪号也是prpr。
以及屠龙倚天你们两是怎么在路上遇到的啊。一个练功一个探路都能遇到??大晚上的一起回来什么的…脑里突然开车(bushi。)

tag私心一发。
cp脑没救系列。

五连出了个白扇…。这个游戏怎么每个角色都这——么好看啊qwq

虽然一心想要的紫薇小哥哥没来但好歹是我第一个五花(喂。)…而且归一小哥哥真的…怎么这么好看啊。…。
给倚天肝了二开材料之后发现…我估计可以连着给几个阴属性的小哥哥一开了。掉率真是悲伤。

假装一个炫酷的标题。

罗斯生贺。
我拖了一整天(。)总算是赶上末班车。
角色是七创社的九岁和ooc是我的。
有微量安雷安,大概。。





刚下过了一场雨,空气潮湿而充斥着水汽,压抑而黏腻。

这不对劲。

嘉德罗斯烦躁的踢开地上还沾着水的石子,落入一旁浅浅水坑中溅出几点泥水。
太不对劲了,今天一整天都是。他闷闷的想。

先不说他步入大厅时本就少得可怜的人突然异样的安静下来,转而变成明显是以他为中心却压低了声音的议论纷纷。
当然,他从不在意这些虫子到底又在散布些什么关于自己的谣言。
不过雷德和祖玛像是在预谋着些什么。他偏头,将红发少年看似漫不经心投来的视线收入眼底。

他们在将自己往某个地方引过去。

嘉德罗斯很快的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只是眸色微敛,装作毫无察觉的模样任由自己步入“圈套”。一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也不认为所谓陷阱设计真的能够在绝对的强大面前掀起什么波澜。二是他认为祖玛和雷德不会背叛自己。
当然。前者才是主要原因。

第三次绕过一座不算太高的小山。嘉德罗斯在心中默念。他已经不太清楚这是哪儿了,或许这儿真的就是一个自己从未来到过的地方。他不动声色的环顾四周,视线漂移间只觉得前方树林中掩映的几道身影分外眼熟。他向前走去。

“雷狮海盗团…?安迷修?”他们怎么在这里?

屈起一腿蹲坐在树枝上,单手支住树干的正是雷狮本人,而号称“最后的骑士”的安迷修也斜倚在那棵树上,眼眸低垂,视线却若有若无的瞟向树上那人。而海盗团的其他人也以四周几颗粗壮的树木为倚靠肆无忌惮的放松着。

“喔?终于来了啊,大赛第一。”

像是感觉到了他们前来,树上那人颌起的紫色眼眸兀自睁开。

“…你们怎么在这里?!是想打一架吗!”

回答他的是树上传来的一声轻笑。雷狮支起身子,纵身跃下在嘉德罗斯面前站定。俯身直到二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

“小鬼,别那么大戾气。虽然打架什么的我很乐意奉陪…”

恶意的停顿。雷狮还像是觉得不够一般的伸出手揉乱他支棱起的一头金发,换来嘉德罗斯的怒视以及极其不耐的将他的手拍开。雷狮也不恼,慢悠悠的继续说着。

“…不过今天就算了。”

嘉德罗斯发誓,他看到雷狮身后的安迷修在前者说出奉陪后就蹙起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而前者只是甩甩被拍开的手腕,向蒙特祖玛说了句东西帮你们带到了就招呼了海盗团的人离开。

“走了。傻逼骑士,任务完成。”

但嘉德罗斯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没有放在他们身上了。

“东西?…什么东西。”

他转过身,望向站在一旁的蒙特祖玛。

“…一些,礼物。来自参赛者的礼物。”她停顿片刻,补充道。“格瑞大人的礼物有帮您放在上面。”
而一旁的雷德像是看出来嘉德罗斯的疑惑,跟着开口。
“老大,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然后二人意料之中的看到了他们老大楞在原地,满脸的惊讶。甚至于片刻后才开口。

“所以…你们两今天瞒着我就是因为这个…?”

“是。”这回回答他的是祖玛。“很抱歉嘉德罗斯大人,我们不是故意瞒着您,只不过是想给您一个惊喜。”
她说话时视线长久的停留在嘉德罗斯脸上,像是在观察着他的神色。
“还请您不要为此生我们的气。”

嘉德罗斯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因为被欺瞒而生气了,他感觉胸腔内一股异样的感觉正在腾升,发酵。而他并不清楚要如何表达,那种或许是感动的情感。于是他遵循自己的内心笑出了声,从一开始的低笑到后来成了恣意的放声大笑。
蒙特祖玛和雷德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小幅度的微笑。

——

“好了,你也过来一起。”
绿发的少女拎过一旁的红发少年,向他们的王下跪行礼。

——

世间无人有比你更为璀璨的亮光,我愿俯首躬身带您成长加冕为王。
(*来自b站金徽章弹幕)